新手教學 遊戲系統 地圖大全 遊戲攻略 禁地副本 專題工具 綜合推薦 影片中心
[關閉]
[關閉]
當前位置:九陰真經遊戲專區 >> 原著小說專題 >> 正文
第十章 沐猴而冠泰山巔(6)
發佈時間:2012年06月14日 15:01:53    作者:開心遊戲網    人氣:8238    進入討論區
第十章 沐猴而冠泰山巔(6)

   但黃裳仍疑雲重重,黃裳走到壘台上的那口油渦前,只見渦中油花翻滾,油腥四濺,若想取出油渦內的飛鏢,卻是非常人之所能,而天地仙尊卻如何能做到呢?天地仙尊掌擊薛彪,中間可以有假,但方纔明教左光明使也倒在了天地仙尊的掌下,卻又是為何?黃裳深思不得其解。

  黃裳隨即想道:「先將天地仙尊打敗,揭破他的武功騙局,這些伎倆不就知道了嗎?」黃裳想到這裡,高聲說道:「天地仙尊,在下不才,願領教教主高招。」天地仙尊還未說話,馮奎忙上前道:「這位大俠,若你能從這滾熱油渦中取出飛鏢,我們仙尊教主就擁戴你為武林盟主,至於武鬥,那是市井之徒的把戲,我家教主不去比試。」

  黃裳道:「好,今日就進行文鬥,但不比什麼油渦取飛鏢。咱們各選出一人,在十丈之外,用石子分別擊打你家教主與我,能擊中者便為勝者。十丈之外擊來的石子,勢道早已衰落,這樣不會傷人,更不會傷自己,而你們的『油渦取飛鏢』還有可能傷到自己。這樣的文鬥是不是比你們的更合適?」

  馮奎還要爭論,台下叫喊聲響成一片:「就用這樣的文鬥!就用這樣的文鬥……」更有不少人喊道:「不要文鬥,只要武鬥。」此時馮奎臉上毫無表情,道:「好,就依黃大俠所言。」

  馮奎在壘台上撿起一枚石子,走到十丈之外,深吸一口氣,揚手向黃裳擊去。黃裳看那石子,飛行十餘丈遠,力道卻未減弱,逕直擊向自己面門,黃裳暗道:「此人不愧為天地神教香主,也有些詭異手段。」伴著石子飛過,似有一種清香之氣飄來,黃裳不及多想,立刻祭出「渾天大法」招式,一股真氣護在週身,那石子離黃裳身體半尺左右,竟似撞在鐵壁上一般,彭地被彈飛出去。

  黃裳吸氣收功,淡笑道:「馮香主好手段,現在輪到我們領教一下貴教的高招了。」說完轉身對阿虎道:「阿虎,你去討教一下天地仙尊教主的神功。」阿虎點頭道:「是。」然後撿起一枚石子,走到十丈遠處,向天地仙尊擊去。阿虎每日按黃裳所授內功心法修練,此時內功已頗具火候,而阿虎擲石子所用招式,乃『渾天大法』中的「渾天指」招式,黃裳使用此招,可將手中任何什物,哪怕草葉毛髮都能化為利器攻擊敵人,阿虎雖未有黃裳功力,但所擲出石子仍似利箭飛矢般向天地仙尊擊去。

  再看那天地仙尊,坐在椅子上,面色極為慌張,見石子朝自己擊來,竟然起身閃躲!武林中的成名高手,應對如此攻擊,只要以內力相抵便可,站起身來便是有失身份。校場眾豪見天地仙尊如此行事,不由迷惑萬分。

  天地仙尊從椅子上站起來剛轉過身,那石子已經到達,正擊在天地仙尊的屁戶之上,天地仙尊「啊」地叫了一聲,撲通撲倒在地,正好來了一個狗吃屎。

  校場內響起一片驚奇聲。此時校場內眾人還以為強中自有強中手,那阿虎武功比天地仙尊還要高強,但黃裳已經完全明白,天地仙尊根本沒有什麼「絕世神功」,天地仙尊只是在賣弄玄機,欺世盜名!

  黃裳不由大怒,閃身來到天地仙尊面前,一把抓起天地仙尊,喝道:「無恥小人,竟敢欺騙天下英雄?」說著將天地仙尊往地上一扔,天地仙尊重重摔在壘台上。這時,阿虎、王一葉撲過去,照著天地仙尊就是一頓亂打。阿虎更是邊打邊道:「你還我銅牆鐵壁四位大哥,還我鳳兒妹妹,我要替四位大哥報仇……」此時天地仙尊醜態百出,抱頭祈求道:「不要打了,有話好好說,好漢饒命……」

  那阿虎、王一葉擊打天地仙尊,每掌每拳都用足了力氣,沒幾下,天地仙尊聲音變得微弱起來。黃裳忙道:「阿虎、一葉住手!」

  阿虎、王一葉停住手,那天地仙尊似死狗一般,癱倒在壘台之上。黃裳面向校場,高聲道:「天地仙尊不過是一個武功平平,欺世盜名之徒!天地仙尊根本沒有什麼神功,他是在故弄玄虛,欺騙天下英雄……」校場內憤怒聲四起,怒罵聲響成一片。再看天地神教眾弟子,許多人已經逃跑,剩下弟子扔掉天地神教的頭巾飾物,呆呆立在原地。

  壘台上馮奎趁著混亂,偷偷向台下走去。只聽岳雲行高聲叫道:「馮香主請留步!」馮奎見勢不妙,施展輕功招法,就想脫身溜走。馮奎剛剛縱身離地,只見一個白色身影從空中滑過,雙腳直向馮奎面門踢去,馮奎被迫後撤,重新退回壘台。

  眾人一看,此人正是武林盟主岳雲行。岳雲行怒道:「馮香主愚弄了天下英雄,難道想一走了事嗎?」馮奎強作鎮定,道:「岳盟主,我家教主神靈護體,要不我家教主怎能以內力點燃乾柴,油鍋中取出飛鏢?」岳雲行道:「那就請你家教主與眾位英雄過過招吧。」馮奎喃喃道:「想必,想必此時神靈有什麼事情,離開了我家教主,等神靈回來後,我家教主再與各位決戰……」

  台下怒罵聲又響了起來。未等馮奎說完,只見從台下飛身躍上一人,眾人一看,原來是恆山派掌門心絕師太。心絕師太高聲道:「岳盟主,何必對這種卑鄙小人如此客氣,讓本座來打發了他們。」心絕師太說著,拔出寶劍向馮奎刺去,馮奎趕忙還擊,兩人戰在一起。

  心絕師太武功招數靈巧迅捷,其姿勢也是美妙之極。再看那馮奎,初時還能勉強接招,但幾招過後,已是力不從心。十幾個回合過去,只見心絕師太飛身躍起,一招「雁過無聲」,劍尖直指馮奎咽喉,馮奎趕忙低頭躲閃。心絕師太越過馮奎,跟著手臂回撤,手腕用力,劍柄已點中馮奎背部大椎穴。馮奎低著頭,愣愣定在壘台之上。

  心絕師太劍指馮奎,回身對岳雲行道:「岳盟主,我恆山派弟子受天地神教欺辱,以至自殺身亡,如此看來,此事千真萬確。讓本座結果了這個可恥的小人,以替我死去弟子報仇。」岳雲行道:「師太不必焦急,貴派弟子的仇一定會報的,待將這些江湖敗類的罪行查明……」

  岳雲行還未說完,突然,從台下飛上一人,只聽此人大聲道:「岳盟主,對待這種卑鄙小人又何必這般仁慈,讓在下替武林除此禍害。」此人身形極快,話音剛落,已到了馮奎身旁,跟著舉掌向馮奎腦門拍去,只聽「啪」地一聲,馮奎腦漿崩裂,當場死亡。

  眾人看去,這人腳穿一雙大鞋,正是丐幫護法長老朱莊明。岳雲行見朱莊明將馮奎打死,不由有些怒氣,道:「馮奎罪該當誅,但也要按盟規處置,朱長老這樣將馮奎打死,卻是何道理?」朱莊明抱拳道:「岳盟主見諒。朱某未曾想到,武林中竟有如此卑鄙可恥之人。況且,本幫曾與天地神教有所交往,本幫原以為天地神教一個行俠仗義的名門正教,今日才知道,本幫是被馮奎的花言巧語蒙騙了,天地神教原來是一個無惡不作、欺世盜名的邪惡之教!實在是可氣可恨!朱某氣憤不過,以至有些魯莽,請岳盟主莫怪。」

  岳雲行哼了一聲,走到黃裳面前,抱拳道:「多謝黃大俠,揭穿了武林中這一天大騙局,若這樣的卑鄙小人當選武林盟主,武林中定會有一場大劫難。」黃裳抱拳道:「岳盟主不必客氣,天地仙尊確實沒有什麼神功,但他做的一些『神功』把戲,還需讓他坦誠交待,以使武林眾英雄有個明白。」岳雲行道:「黃大俠說的是。」

  岳雲行走到天地仙尊面前,厲聲道:「老賊,江湖以信為本,你們如此欺騙天下眾英雄,按武林盟規,其罪當誅。」天地仙尊癱在地上,初時囂張自大神態已全然不在。見武林盟主問自己,天地仙尊從地上爬起,不停磕頭道:「岳盟主饒命,岳盟主饒命,這都是馮奎的主意,是他讓我這樣做的,是馮奎讓我爭奪武林盟主的……」岳雲行怒道:「將你點燃乾柴,油渦取飛鏢的『神功』都招出來?」天地仙尊趕忙道:「點燃乾柴……馮奎給了我這些東西,只要將他們放在手上,就可以發出火焰,將乾柴點著……」天地仙尊忙從內兜裡掏出一個小包,打開小包,裡面是些白色的顆粒,顆粒見風起火,發出淡藍色火焰。岳雲行道:「那油渦取飛鏢又是怎樣?」天地仙尊道:「那油渦中的油雖然沸騰,其實一點都不熱……」

  壘台上一口油渦已被踢翻,另一口油渦柴焰正旺。岳雲行、黃裳等人走到那口油渦旁,一股熱氣襲來,再看油渦裡面,油花翻滾沸騰,滋滋作響,絕非有假。岳雲行長袖一揮,一瓢油從油渦中飛出,直澆向天地仙尊,天地仙尊「啊」地慘叫一聲,痛得在壘台上不住打滾。待天地仙尊平靜下來,眾人看去,天地仙尊裸露在外的手臂已經被燙得發黑,起滿火泡。岳雲行淡淡道:「這就是不熱的油?」天地仙尊淒聲道:「我不知道……這都是馮奎讓我做到……馮奎,是你害了我,你該千刀萬刮……」岳雲行長袖又是一揮,一飄油從油渦中飛出,灑在天地仙尊身旁,岳雲行怒道:「你真的不知道?」天地仙尊嚇得渾身發抖,顫聲道:「岳盟主,我真的不知道,馮奎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

  岳雲行看看馮奎屍體,又看看朱莊明,不由滿面怒氣。朱莊明道:「岳盟主為這些人氣惱,實在不值,就讓在下結果了這些歹人的性命。」明眼人都能看出,岳雲行氣憤是因為朱莊明殺了馮奎,朱莊明如是說,未免有些狡辯。岳雲行淡淡道:「就不凡朱長老了,誰是歹人,終究會水落石出。」話語中亦是話裡有話。

  已有人將天地神教、赤拿幫、天河幫逃跑的弟子抓住,並與薛彪、薛橫一同押上壘台。岳雲行來到薛彪前,厲聲道:「天地神教與你有何勾結,若不從實招來,與天地仙尊同罪。」薛彪臉如死灰,怯聲道:「岳盟主,這都是馮奎讓我幹的,馮奎讓我去找天地仙尊比武,在天地仙尊打我時候,讓我假裝受傷,再假裝讓天地仙尊將傷醫好……」

  岳雲行又問天地神教弟子道:「你們可去過梅林鎮、王家莊?」一天地神教弟子慌道:「去過,去過,不過我沒有做歹事,歹事是他們做得,是他們燒殺強掠。」岳雲行繼續問道:「你們可曾對恆山派弟子有不軌行為?」幾名天地神教弟子一齊指著一名弟子道:「是他對恆山派弟子不軌,不管我們的事。」那名天地神教弟子跪倒在地道:「岳盟主,我什麼也沒做,我就摸了一下那個恆山派弟子的手,是那恆山派弟子太死心眼了……」旁邊心絕師太怒不可持,拔劍出鞘,劍鋒到處,那名天地神教弟子人頭落地。

  壘台下,那些未逃跑的天地神教弟子都跪在地上,哭聲道:「岳盟主,我們都是被天地仙尊和馮奎逼迫入教的,我們若不入教,他們就打死我們,我們每天都遭受他們的打罵欺辱……」岳雲行向台下看去,這些天地神教弟子脫去服飾,卻都是普普通通的百姓,其中還有許多女子。岳雲行道:「你們自行解散,各自回家去吧。」台下天地神教弟子不住磕頭感謝。

  岳雲行走到赤拿幫、天河幫弟子旁,厲聲道:「赤拿幫、天河幫……」還未等岳雲行說完,赤拿幫弟子撲通跪倒在地,慌張道:「我們都是受天地神教指使,我們假裝有病,讓天地仙尊醫治……」天河幫弟子跟著跪倒在地,顫聲道:「我們根本沒去過渤海灣,天地神教讓我們編造他們的善行,他們想做武林盟主……」岳雲行滿面氣憤,自言道:「武林盟主應當俠義仁信,德行高尚,若這樣的卑鄙小人當選武林盟主,那真是武林中的劫難。」

  這時,明教左光明使王慶蕭走上壘台,王慶蕭道:「岳盟主,方才天地仙尊出掌擊我,馮奎又擲給我一枚丹藥,這時,我突然感到一陣頭暈,不知他們耍的什麼把戲?」岳雲行回身怒視了天地仙尊一眼,天地仙尊慌道:「岳盟主,我真的不知道,馮奎說不管誰上來,只讓我假裝擊掌,他就有辦法……岳盟主,我真不知道這裡有什麼緣故……」

  黃裳注視著校場中的一切,聽天地仙尊如此說,黃裳突然想起與馮奎「文鬥」期間,在馮奎用石子擊打自己時,曾聞到一絲淡香,黃裳隱約覺察到一些事情。黃裳上前問王慶蕭道:「左光明使,在你接住丹藥時,是否聞到了芳香氣味?」王慶蕭道:「是聞到一股香味,這種氣味很奇特,以前我從未聞到過。」黃裳點點頭,對岳雲行道:「岳盟主,這武林大會期間,可要小心邪氣傷人。」岳雲行點頭道:「黃大俠說的有理。」然後面向校場眾人,大聲道:「若各位英雄聞到什麼異常氣味,當自閉氣門,以防止邪氣侵身!」校場眾好漢大聲稱是。

  岳雲行將天地神教及其僕從一一審過,所有事情似乎都已明瞭。黃裳心中暗道:「天地神教的騙局也太過狡猾,先讓其他幫派假裝生病,被天地仙尊醫好,以顯示天地仙尊內力高深,更有僕從幫教為天地仙尊歌功頌德,來顯示他的『仁善義德』。而天地神教所設下的什麼『以內力點燃乾柴』,『油渦取飛鏢』都是假的,王慶蕭被天地仙尊一掌『擊暈』,應該就是馮奎給王慶蕭的那粒藥丸的原因,那香味一定是一種迷魂藥,人聞後便會暈倒。」「但那油渦中的油的確是熾熱無比,那天地仙尊又是怎樣將飛鏢取出的?這其中又是什麼緣由?」此時壘台上油污一片,方才被馮奎踢倒的油渦已經破漏,斜斜地倒在壘台上,油渦上還存著少量未漏完的油。黃裳上前蘸了一滴油,用手指挫了一下,只感到這種「油」沒有通常油的粘膩,黃裳心頭一亮,霍然開朗:「原來被踢翻的油渦中的『油』是假的!」

  黃裳站在壘台上,大聲道:「諸位好漢,大家知道為什麼天地仙尊能從油渦中取飛鏢嗎?」眾好漢面面相覷,道:「這個我們還是不知道,那油渦那麼熱……」「還請黃大俠明示!」黃裳高聲道:「方纔被馮奎踢翻的那口油渦中的油是假的,這種油加熱後,雖然也是沸騰翻滾,但正如天地仙尊自己所說,油渦中的油一點也不熱。」校場內眾好漢紛紛走上壘台,用手摸摸散落的那些油,果然和通常的油不一樣。黃裳繼續說道:「天地仙尊在這口不熱的油渦中取出飛鏢後,馮奎便將這口油渦踢翻,而未被踢翻的油渦中的油才是真正的油,這樣就很難找到破綻,大家就更相信天地仙尊的『神功』了。」

  黃裳此言一出,眾好漢恍然大悟,高聲咒罵天地仙尊。這樣,天地神教騙局完全被揭穿,眾人無不歡心喜悅,皆想,若天地仙尊當上武林盟主,還不知他怎樣禍害武林,就算以後被人識破,但後人提及起來,也是我輩武林中人的恥辱。這其中事理,所有正派人士心中都是明白。

  岳雲行抱拳正色道:「諸位英雄,在我擔任武林盟主期間,竟出現這樣事情,實是我的失職,在下願意自罰。」說著舉起右掌,向自己胸部猛擊三掌,三掌過後,岳雲行口吐鮮血。

  校場內一片嘩然,各幫派掌門紛紛起身離座,皆道:「岳盟主,你俠義仁信,義薄雲霄,江湖中誰人不知?況且出現這樣事情,也非你的過錯,你又何苦如此?」只聽岳雲行道:「十八年前,慧空大師為避免武林紛爭,合同武林中的成名英雄,舉行武林大會,制定武林盟規。這十八年來,武林雖有一些爭端,但總體平和,今日出現如此事故,武林盟主責無旁貸。武林盟規規定:『武林盟主應洞察江湖,不得懈怠,若出現禍及武林之事故,起始未及查明,盟主之責任,須自流鮮血,以洗其罪』。今日之事故,雖尚未禍及武林,但本人身為盟主,卻未及時查明,理應受罰。以後各任盟主亦要嚴守此規。」校場眾人頻頻點頭稱讚。

  岳雲行繼續道:「若非黃裳大俠,這些歹人恐怕真要如願了,其後果是不堪設想。我以武林盟主身份,感謝黃大俠。」說完躬身向黃裳施禮致謝。

  黃裳忙還禮道:「岳盟主客氣了,這些歹人不但危害武林,也禍害天下百姓,除去這些歹人,是在下本分所在。」

  岳雲行道:「黃大俠疾惡如仇,武功又如此高強,若黃大俠能夠擔當武林盟主,統率武林,乃天下武林之幸事呀!」

  黃裳道:「在下並非武林中人,只是我的幾位兄弟慘遭惡人殺害,故才有幸結識天下英雄。在下當前不想涉足武林,但我對武林眾英雄素來仰慕,天長地久,在下終會與武林眾位英雄有緣,在下也一定會再次拜訪諸位英雄。」黃裳初入泰山,見到江湖眾好漢,雖也有些卑鄙齷齪之徒,但大多數都是豪邁爽朗的漢子,黃裳便想將這些江湖好漢招入朝內,以為國效力。但又知這些江湖漢子性格怪異,素與朝廷不和,恐一時說破,引起誤會,適得其反,便下定主意,等出使金、遼兩國回來之後,再作打算。而黃裳言談之間,便禁不住流露出與江湖眾豪再次謀面的願望。

  聽黃裳如此說,岳雲行滿面遺憾。這時朱莊明道:「岳盟主,天地仙尊用卑鄙手段欺騙天下英雄,爭當武林盟主,實在是江湖中的恥辱。但事情已經過去,還請岳盟主主持比武大會,決出新的武林盟主。」

  岳雲行看了朱莊明一眼,淡淡道:「朱長老如此心急,也難怪朱長老那麼急著將馮奎殺害。不過朱長老不必提醒,岳某自有分寸。」朱莊明哼了一聲,退至一旁。

  岳雲行高聲道:「天地仙尊罪大惡極,雖碎屍萬斷亦不足惜,將天地仙尊押入大牢,待仔細審問後再將其治罪。」兩旁弟子高聲道:「是。」一行人將天地仙尊押了下去。

  黃裳看到,那天地仙尊披頭散髮,口中不住求饒,無半分血性之氣。黃裳猛然想道:「天地仙尊根本是個酒囊飯袋,似這等平庸之人,怎能害死『銅牆鐵壁』四位大哥?馮奎武功平平,天地神教更是一群烏合之眾,這樣的烏合之眾禍害梅林鎮那些普通百姓尚可,但若加害『銅牆鐵壁』四位大哥,恐怕沒人有這個本事。」黃裳想到此,心中不禁一沉,暗驚道:「那又是誰害死了四位大哥?是誰害死了四位大哥!」黃裳猛然發現四位大哥的仇還沒有報,黃裳不禁怒火焚胸。黃裳環視整個校場,校場內旌旗飄蕩,旗下是江湖各派漢子,黃裳暗道:「殺害四位大哥的惡人必定在這些人中,這個惡人武功也會極其高強。待會比武期間,看其身手招數,應該會找到這個惡人。」黃裳想到此,心中稍稍平靜一些。 

                        第一卷(本卷章目調寄「踏莎行」)終         

            第二卷(本卷章目調寄「青門飲」)

首頁      上一章節     下一章節     末尾

   

1
0
0
0
0
0

超贊

期待

支持

很瞎

翻桌

懷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