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教學 遊戲系統 地圖大全 遊戲攻略 禁地副本 專題工具 綜合推薦 影片中心
[關閉]
[關閉]
當前位置:九陰真經遊戲專區 >> 原著小說專題 >> 正文
第四章 官逼民反行無善(3)
發佈時間:2012年06月14日 14:54:17    作者:開心遊戲網    人氣:7404    進入討論區
第四章 官逼民反行無善(3)

   六人快馬加鞭,晌午未至,已到平陰縣城。六人來到縣衙,衙內只有兩個衙役在擲骰賭錢,卻不見縣令身影。範文牆大喝道:「你們縣令在哪裡?」兩個衙役稍有遲疑,範文牆揮手奪下衙役手中的木棒,朝地上狠狠摔去,木棒頓時斷為數截。那衙役忙道:「在……在後堂。」牆鐵二兩人向後堂尋去,發現縣令正在內室與幾個小妾尋歡作樂。範文牆揪住縣令耳朵,只將縣令拖入前堂。那縣令大喊道:「來人啊……」幾個卒役想要阻攔,卻哪裡阻擋得住。這時,縣衙內外已聚滿衙役,範文牆放開縣令,那縣令捂著耳朵躲入眾衙役中,喝眾衙役道:「把這幫東西給我抓起來……」眾衙役舉棍向黃裳等人撲來。範文牆大喝道:「瞎了你們的狗眼,這位是一品侍郎,朝廷欽差黃裳黃大人。」黃裳亮出出行時徽宗賜的御印令牌,眾衙役趕忙先後退去。那縣令頓時嚇得屁滾尿流,跪在地上不停地連連求饒,黃裳大怒道:「此罪暫且不提,你縣百姓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你可知道?」

那縣令早就聽說黃裳是皇帝身邊的紅人,今日卻被自己撞到了,一時竟嚇得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那縣令才顫聲道:「小……人……小人知道。」

黃裳怒道:「你身為一縣之長,就是百姓的衣食父母,但百姓卻有田不能種,有地不能耕,每天卻找些奇怪石頭,你該當何罪?」

那縣令道:「小人……罪該當死,小人……」

黃裳道:「你應該知道,這御印令牌可先斬後奏,你既然說罪該當死,那我就先將你正法。」

那縣令慌忙道:「大人饒命,不關小人的事,小人冤枉啊……聖上喜歡奇珍異石,命我等搜尋,我等只好這樣……」

黃裳喝道:「聖上什麼時候命你搜尋奇珍異石了?」

那縣令道:「不是聖上,是蔡大人和童大人,他們見聖上喜歡奇珍異石,就命我等搜尋,我等只好讓老百姓去找。」

黃裳道:「只好讓老百姓去找!逼的他們鑿牆拆屋,掘地挖坑,你知道百姓怎樣說你們嗎?」

那縣令道:「小人知道……小人不知……是不是那首童謠:『官衣服,破衣服,都是壞蛋吃人虎;官老爺,髒乞丐,老天不劈才叫怪』!」

黃裳怒道:「你既然知道,還明知故犯?」

那縣令忙道:「小人冤枉啊,小人冤枉……大人,那些乞丐不但欺負百姓,而且還欺負我們!那些乞丐叫做丐幫,他們凶狠蠻橫,那個乞丐頭目更是武功高強,我們管不了呀!」

黃裳怒道:「那你怎麼不向上稟報?」

那縣令道:「我已經向上稟報了數次,州府大人不管,還……還包庇縱容。大人,小人也是讀書人,也知道『愛民如子』的道理。我在平陰縣當了二十多年的縣令了,以前我們縣庫存豐裕,百姓安居樂業,但自從徵收『花石綱』後,那些乞丐也就來了,縣裡的一切事務他們都管,完全不把我這個縣令放在眼裡。稟報到上面,上面又不管,從那以後,我也就自甘墮落,整日飲酒為樂。下邊一些衙役也和乞丐同流合污了,小人也是沒辦法呀!那些徵稅條款,都是他們定的,小人根本插不上手!」

黃裳怒道:「那個乞丐頭目在什麼地方?」

那縣令道:「他住在城南一所大宅子裡。」

黃裳道:「帶我們去見那個乞丐頭目。」

那縣令忙道:「是,大人,是。」

那縣令忙招呼衙役,帶黃裳六人向城南走去。不多時,眾人來到一所宅院前,那縣令道:「那個頭目就在這兒。」黃裳看去,那宅院青轉院牆,紅漆大門,門前立著兩頭石獅子,宛然一戶大戶人家。那縣令上前敲門喊道:「小官有事求見邢大俠,請開門。」不久便聽到院內有走動的聲音。那縣令低聲對黃裳道:「這所宅子是本縣乞丐的老巢,他們的頭目叫邢無善,這個邢無善姦淫掠奪,無惡不作……」正說著,只聽腳步聲越來越進,那縣令不再言語。不多時,一小丐打開大門,那小丐看到縣令,頹然道:「是吳縣令呀。」又看到黃裳等人,問吳縣令道:「這些是什麼人?」吳縣令正要說話,只見範文牆抓起那小丐,一把扔了出去。黃裳六人跨步走進院內,吳縣令和所帶隨從也怯怯地走了進來。

院內茅草柴棒,一片狼藉。範文銅大聲喝道:「叫你們的幫主出來!」只見幾個乞丐從屋中走出,這些乞丐背上均負有布袋,有的負著七個,有的八個,數目不盡相同。吳縣令低聲對黃裳道:「前面那個負著九個布袋的就是邢無善。」黃裳看去,只見那邢無善滿面橫肉,面色猙獰,似凶神惡煞一般。

只聽邢無善淡淡說道:「誰這麼大火氣,在這裡撒野?吳縣令,你帶這麼些人來幹什麼?」吳縣令怵怵躲到黃裳等人身後。黃裳大聲道:「你們丐幫也算是俠義之幫,卻為何要為非作歹,欺凌百姓?」邢無善道:「我邢無善生來就愛做些歹事,又與你何干?」

黃裳一直認為丐幫弟子皆是行俠仗義之人,沒想到眼前這名丐幫頭目竟說出這等話語,黃裳大為震怒。黃裳強壓怒火道:「你們幫主在哪裡?」邢無善冷笑道:「憑你們幾個愛管閒事的東西也想見我們幫主……」範文牆早已大怒,提起鐵錘道:「黃大哥,給他還將什麼道理,讓他先嘗嘗我鐵錘的厲害。」範文牆說著,揮錘向邢無善砸去。兩名五袋弟子舉棍迎住,錘棍相交,那兩根木棍頓時斷為兩截。

邢無善道:「這黑鬼還有兩下子。」說著左腿微屈,右臂內彎,右掌劃了個圓圈,呼的一聲,向範文牆猛推過去。範文牆以錘相迎,邢無善右掌擊在鐵錘之上,只聽的「噹」的一聲,縱然範文牆力大無窮,卻也後退了兩步。範文牆道:「好厲害的掌法!」舉錘向邢無善又砸過去。邢無善仍然右臂內彎,右掌在胸前滑過一個圓圈,向外推去。掌錘相交,範文牆趕忙穩扎馬步,這才站住。緊跟著,邢無善揮掌又來,範文牆只得舉錘硬拚。幾個回合過去,範文牆已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了。

黃裳看到,那邢無善的掌法雖然只有一招,但此招卻凌厲威猛,剛烈之極;而範文牆雖然力大無窮,卻都是外家功夫的蠻力,力道渾大卻不能聚集一處,如此再戰幾個回合,範文牆必將落敗。此時邢無善揮掌又向範文牆擊去,黃裳雙腳微動,身子已擋在範文牆前面。

邢無善只覺眼前一晃,面前又多了一人,心中不由大愕,暗道此人身法竟如此之快,又見此人腹部完全暴露在自己掌力之下,不由轉驚為喜。邢無善用盡全力,揮掌向黃裳腹部猛擊過去。眼看手掌就要擊在黃裳腹上,邢無善突然感到前方圓滑無比,想要收力,卻哪裡收得住,只見邢無善順著黃裳向前撲去,邢無善緊收腳步,還是踉蹌地摔了一交。

黃裳所用乃是「陰德天報掌」中的「惡行天譴」招式。「陰德天報掌」以防守為主,很少進攻,這找「惡行天譴」更是任由敵方進攻,自己只是以圓滑內力護住週身。邢無善掌擊黃裳,就好比擊水中浮球,掌力再大,又如何使浮球下沉。

眾乞丐趕忙扶起邢無善,幾個乞丐叫道:「你們兩人欺負一人,算什麼英雄好漢。」此言一出,黃裳不禁暗笑,黃裳大聲道:「你們這些人作惡多端,還談論什麼英雄好漢?今天就一人對一人,讓你們這幫無恥之徒輸得心服口服。」黃裳此話一出,那幾個乞丐不禁大為後悔,皆想憑此人剛才的一招,眾乞丐中無人能是對手。邢無善也悔惱那幾個乞丐方纔的話,心道今日是遇到勁敵了。邢無善正尋思對策,只見黃裳在範文牆耳邊低語幾句,並以手比劃示範,範文牆揮錘練習兩遍,點頭以示領會,接著範文牆提錘對邢無善大聲道:「爺爺就和你一對一再較量一番。」也不管邢無善應承與否,舉錘便向邢無善砸了過來。邢無善忙擺開架勢,仍是以方才掌法迎接,錘掌相交,邢無善卻被震得連退數步。範文牆見此招得勢,樂道:「哈,小子,我看你猖狂,今天爺爺就砸死你這個愛做歹事的人。」說著揮錘又向邢無善砸去。邢無善舉掌相迎,只感覺鐵錘力道大增,比方才凌厲數倍,自己手掌撞在鐵錘之上,只震動掌臂隱隱作痛。

方才黃裳對範文牆所言,乃是「大鵬神功」的奇妙法門。黃裳看到範文牆雖力大無窮,但攻擊時卻不能聚集全力,就好比大象氣力雖大,卻不能踩死一隻螞蟻,所以黃裳將自己所創的「大鵬神功」中的「鯤魚化鵬」招式傳授給範文牆。「大鵬神功」本是剛勁猛烈的武功,其根本是聚集人的全身力氣攻擊敵人,之中招數「鯤魚化鵬」更是如此。鵬本由北冥鯤魚所變,鯤魚巨大,其身長有幾千里,身寬有幾千里,但卻潛伏在世上最北端的陽光照射不到的茫茫大海,而鯤只有化為大鵬,才能夠扶搖萬里,絕雲氣,負青天。範文牆自身就有千斤蠻力,此時用「鯤魚化鵬」的招法使將出來,那鐵錘上便聚集了萬斤之力,邢無善又如何能夠抵擋得住。

幾個回合後,邢無善已不敢再用掌法抵擋鐵錘,邢無善改變招式,但其他招式更無法應付那鐵錘。邢無善只得左右躲閃,勉強應戰。而範文牆卻越戰越勇,一柄鐵錘呼呼生風。邢無善從乞丐手中拿過一根木棍,幾個回合過後,那根木棍碰上鐵錘,瞬時斷為數截。邢無善忙向後退去,範文牆揮動鐵錘緊追不捨,幾錘下去,已逼得邢無善退入牆根。

只聽邢無善大叫一聲:「布堅壁陣!」此時,已有百餘名乞丐聚集在院內,邢無善此言一出,只見一名八袋丐首應聲而起,帶領百餘名乞丐排成數列,邢無善趁機加入陣列之中。但見每列陣中有乞丐二十餘人,每人手持木棍,手臂相挽,組成前後四列堅壁,那四列堅壁有時分為兩陣,有時組成一陣,有時成一字形,有時成圓環狀。只聽那名八袋丐首大喊一聲,那陣列瞬間化為四列堅壁,向範文牆衝去。範文牆看此陣勢,不禁叫道:「好傢伙!」揮錘向壁中乞丐猛砸過去。範文牆鐵錘落下時,幾十跟木棍同時駕在鐵錘上,範文牆用盡全力,鐵錘卻不能再落下半分。

須知那「堅壁陣」是丐幫鎮幫陣法之一,每列堅壁都陣合陣中所有人的體重和力氣,那些五六袋丐幫弟子,都有二三百餘斤力氣,而那些七八袋丐幫弟子,更有五六百斤力氣,如此陣合起來,每列堅壁能聚集幾萬斤力氣,這幾萬斤力氣架住鐵錘,縱然範文牆力大無比,卻也移動不得。範文牆收錘後撤,不料身後又有一排堅壁直衝過來,範文牆舉錘迎擊,那堅壁中數十根木棍一起揮出,範文牆一個踉蹌,險些被這股巨力撞倒。

銅鐵壁三人見狀,大喊道:「牆二弟莫慌,銅大哥來了!」「鐵三弟來了!」「壁四弟來了!」馬上向堅壁衝去。那堅壁卻不阻擊,而是裂開一道縫子,將三人放進陣來,接著縫隙合攏,銅牆鐵壁四兄弟被緊緊圍在陣中。四兄弟互看一眼,只見範文銅手舉鬼門大刀,範文牆輪起赤青鐵錘,範文鐵揮動渾鐵圓棍,範文壁揚起手中鐮刀,一齊向周圍堅壁衝去。四兄弟剛剛衝到堅壁,便有數十根木棍架住四兄弟手中武器,任憑如何竭盡全力,也不能向前移動半分。四兄弟後撤之時,那堅壁也不急於進攻,而是如巨輪般緩慢輾將過來。四兄弟無論怎樣左衝右突,那包圍圈還是越聚越小。那包圍圈聚到一定程度時,四列堅壁瞬間變為八列堅壁,八列堅壁又變為十六列堅壁。兄弟四人被圍在堅壁中間,不多時,兵器被木棍架住,眼看已成束手待縛之勢。

猛然間,從堅壁頂上飛過一人,只見那人雙掌猛向四周堅壁推去,掌風到處,四周堅壁竟被震得後退數步。那人收掌緩慢落入圈內,四兄弟一看,正是黃裳,四兄弟不由大喜。

再看那周圍堅壁,雖被震的後退數步,但陣形卻一絲未亂,那堅壁稍停片刻,又緩緩滾動而來。四兄弟提起兵器,正要再次進攻,黃裳伸手攔住道:「四位大哥稍做歇息。」黃裳說著雙掌提於胸前,深吸一口氣,然後向前方堅壁猛推出去。但見前方堅壁轟然倒塌,壁中乞丐紛紛跌倒在地!堅壁陣一方被毀,其他三方乞丐一陣驚慌,就在這時,只見黃裳左足支地,右腿微曲,旋腿向另三方堅壁橫掃過去,頃刻間,三方堅壁塌倒在地,數百名乞丐癱倒在院中!

四兄弟大喜,範文牆從眾乞丐中尋出邢無善,抓到黃裳面前。黃裳道:「你們丐幫弟子素來行俠仗義,我也聽說哲宗時候,你們幫主蕭峰蕭大俠為了大宋百姓,甘願捨去性命。為什麼你卻為非作歹,作惡多端?」邢無善道:「蕭幫主一生行俠仗義,除暴安良,到頭來不也落得個自盡下場?甚至死後還被許多無知百姓誣蔑唾罵。我邢無善殺幾個無知百姓,搶幾個百姓女子又算什麼,我是在替蕭幫主討回公道。」邢無善此話一出,氣得銅牆鐵壁四兄弟嗷嗷暴跳,範文牆輪起鐵錘直向邢無善雙腿砸去,範文鐵也舉起混鐵棍擊向邢無善一條胳膊。邢無善當下癱倒在地,雙腿和一隻胳膊已經折碎。(蕭峰事跡參見金庸《天龍八部》)

黃裳道:「公道自有後人評說,你卻以此為作惡理由。你們幫主在哪裡,我要把你交給幫主,看你們幫主如何處治你?」

邢無善雖然雙腿和一隻胳膊已斷,卻哼也不哼一聲。邢無善冷冷淡淡道:「你若見了我們幫主,我們幫主非一掌劈了你,我們幫主降龍十八掌天下無敵!」黃裳道:「你方纔所用掌法就是降龍十八掌?」邢無善冷冷道:「我用的才是降龍十八掌中的一掌,若我們幫主來了,你們幾個狗捉耗子的東西豈能得逞……」沒等邢無善說完,範文壁揮起鐮刀將邢無善的一隻手臂割了下來,範文壁道:「黃大哥,你和這個畜生又什麼話可談,讓我結果了他算了。」黃裳見此人如此不可救藥,當下轉過臉去。

範文壁揮起鐮刀直朝邢無善胸口軋去,此刀下去,邢無善胸口頓時血流如注,但其性命尚在。範文壁道:「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今天就是你做惡的報應。」那邢無善已斷一隻胳膊,並且雙腿和另一隻胳膊和也已斷折,胸口流血不止,其劇痛可想而知,但邢無善仍沒半句喊疼。只聽邢無善大聲道:「我邢無善一生沒做過好事,只做歹事惡事,就算惡報又能怎樣?我邢無善落如此下場,也算沒辜負了我的名諱。」那邢無善說著,竟嘻嘻笑了起來。

範文牆怒道:「我叫你『行無善』。」說著舉起鐵錘向邢無善腦袋砸去,邢無善頓時腦漿崩裂,慘死在地。

眾乞丐萎縮在院中,一動不敢動,黃裳大聲道:「你們是不是也和他一樣,只做惡事,不做善事?」眾乞丐忙連連搖頭。宅院走道上,鋪著一條青石板,黃裳抬腳輕跺石板邊緣,石板從地中忽地彈起,黃裳掌擊石板,那石板頓時化為數斷。黃裳厲聲道:「若有再為非作歹者,如同此石。」黃裳停了一下,對眾乞丐喝道:「滾!」眾乞丐趕忙連滾帶爬跑出院去。

範文銅急道:「黃大哥,就這樣放了他們,他們能改惡從善嗎?」

黃裳道:「天下乞丐何止這區區百人,我們管得了這些乞丐,又怎能管得了其他更多乞丐。」

範文銅不再言語。黃裳掃視一下零亂的宅院,對吳縣令道:「你以後若再整日飲酒作樂,不務正業,我一定不會輕饒。」

吳縣令忙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若沒有了這些乞丐,小人一定讓平陰縣百姓安居樂業。」

黃裳道:「你也要加緊訓練丁勇,若再有人胡作非為,也能自行解決。」

吳縣令道:「是。」

黃裳又道:「花石綱就不用再交了,若有人責問,你就說是我說的。」

吳縣令連連應是。黃裳道:「你走吧。」

吳縣令慌道:「請黃大人到府中一坐,小人為黃大人接風洗塵。」

黃裳轉過身去,不再說話。範文牆對吳縣令道:「叫你走你就走,囉嗦什麼!」

吳縣令和幾個隨從慌忙退出院去。

首頁      上一章節     下一章節     末尾

   

0
0
0
0
0
0

超贊

期待

支持

很瞎

翻桌

懷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