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教學 遊戲系統 地圖大全 遊戲攻略 禁地副本 專題工具 綜合推薦 影片中心
[關閉]
[關閉]
當前位置:九陰真經遊戲專區 >> 心情雜文 >> 正文
八大門派同人小說之《少林》
發佈時間:2012年08月06日 11:45:31    作者:開心遊戲網    人氣:12636    進入討論區

 (一)少林

  「張能!你在幹什麼!少爺馬上就要起了,你還在這裡發呆?」

  「啊,啊,是是,大人,小的這就去,這就去收拾。」

  「去收拾?去哪收拾?往哪走呢你?這邊!去把少爺的馬牽來!」

  「是,大人,看小的一時迷糊,求大人原諒。」張能陪著笑臉。

  「他媽的哪這麼多廢話?還不趕緊去?!天天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牽匹馬都能牽半天,真不知道許總管怎麼招了你這麼個不會做事的小廝。」

  張能眸光一閃,卻趕緊轉身去馬廄牽了馬出來。

  入夜,張能本來極淺的睡眠突然被幾聲若有似無的貓叫吵醒。他垂下眼瞼,半晌,彷彿下了什麼決定般嘆了口氣,快速換好衣服,一個縱躍不見了身影。屋外濃密的樹蔭影影綽綽,院內不見活物,石頭一堆一堆胡亂砌著,已經是深秋了。

  秦王府郊外,一名黑衣男子遠遠的看見張能奔來,眯了眯眼,說道:「小能啊~不是先前賭咒發誓說再不執行主人的命令了麼,怎麼又被幾聲貓叫勾引出來了?就你還少林弟子,這點定力都沒有?真是,好生令咱家失望喲。」

  張能吐了口氣,方才的奔跑已令他氣息稍有不穩,面上一寒,平時臉上常帶的微笑已然褪去,冷冷說道「你少來,有話快說。」

  黑衣男子聞言大笑「哈哈哈,張能,你那偽善的笑臉怎麼不見了,要是你的師弟們知道你曾經在主人身下……」

  「夠了你閉嘴!你今天來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

  黑衣男子收起笑容,哼了一聲「去殺一個人。主人說殺完那個人,就可以將你從組織中除名,也可以,給你自由,放你一條生路,不再在夜裡惦記著你~」

  「此話當真?」

  「你這人好生無趣,咱家騙你作甚。主人大業已成,要你也無用,諒你也不敢說出去,索性看在你平日將主人服侍的夠好的份上,賞你一條活路罷了。還是,你捨不得主人的,愛寵?」

  張能思量片刻,狠下心來,自己好不容易能擺脫這個噩夢般的組織,即使破了殺戒,只要自己餘生虔心向佛,相信也不會有人知道,更何況,自己也只剩個殺戒沒有破了。

  「好。。你說,殺誰。」

  黑衣男子面容一整,拉過張能的手,在他手上輕輕劃了一個「蕭」字。

  「蕭別情?!」張能驚呼。

  第二天,許總管到處都找不到張能的身影,張能曾經居住的院子一片凌亂,許總管嘆了口氣,對身後的人說,「罷了,通知下去,張能昨天已經跟我報備過了回家省親,今後他的事物就由你負責吧。」

  「是,小的遵命。」

  現在,讓我們把鏡頭拉回過去,那是7年前的春天,煙雨江南,詩畫揚州。

  堤畔的楊柳如絲飄絮,泠泠的波光映著對面橋頭的男男女女,沉醉不知歸路。

  「小姐,前面有個要飯的擋在我們轎子前面了。」

  「嗯?是麼?撫柳,我還沒見過乞丐長什麼樣呢,快把簾子掀開,讓我瞧瞧~」

  「小姐?小姐!你可是。。你可是我們的小姐!別說一個臭要飯的了,就是蕭公子來了都不一定得見小姐芳顏……」

  「好了,撫柳,就你話最多,他倒在我們轎前,估計也是餓了,去路邊買碗麵給他吧。」

  「小姐,這是何必呢,您是菩薩心腸,撫柳可不是!」

  「你去不去?不去我就掀簾子自己去了。」

  「。。。別別別,我的好小姐,我去就是了。」

  此時,攔在我們秦小姐轎前的,正是張能。他剛從那不見天日的組織中逃出來,身上半分錢沒有,又不敢回少林,疲於奔命,終於體力不支的倒在了。。一個青絲軟轎的前面。

  他卻不知,冥冥中自有天意,他這一倒,不僅倒了自己的一生,還賠上了自己的心。

  正當他意識昏迷的時候,聞到了一股極香的味道,緩緩睜開眼睛,卻聽到轎子裡傳來了極柔軟,極細膩,不似人間的嗓音。

  「官人可是餓了?旁邊有凳子,且請官人稍挪一步,您,擋著小女的路了。」

  誰能想到,一句話,一碗麵,就這樣注定了張能極為矛盾的一生。

  張能,法號覺能,少林寺知客僧。早年由方丈拾於少林寺門口台階,為人和善,臉上總掛著微笑。

  可是從那時起,他便知道,從此他再不能和以前一樣微笑了。以前的微笑,是心存佛祖,心中大愛,寬容禮讓,不問紅塵的灑脫。可今時今日,遇見了那把細膩嗓音,一切都離他遠去了,佛的誦讀,佛的衣缽,佛的戒律,佛的因緣,都毀了,毀的乾乾淨淨,只是這一把嬌弱的嗓音,哦,還有轎子抬起時驚鴻一瞥那一抹水紅色的下襬,一切佛號都消散了。可是,我是個和尚,還是個德高望重的和尚。就讓自己的心中,悄悄的給她在佛祖的腳下留一塊地方,不需要很大,只要小小的一塊,只有自己知道,就夠了。

  張能自己也覺得奇怪,在遭受東廠眾多非人的折磨時,自己沒有倒下,在被東廠的人逼著破戒的時候也沒有倒下,怎麼就倒在了這吳儂軟語的之下。

  他懷疑,他憤怒,他去查這個小姐的身世,那把嬌柔嗓音的主人是秦王府的大小姐,秦浣紗。他也知道她已經訂親,對象,正是那別情公子「蕭別情」。

  好了,回憶結束,至於覺能大師的心理活動究竟怎樣,我無從知道。我只知道覺能大師回寺後,突然開始關注起自己的嗓音,而且對水紅色開始了狂熱的偏執,他曾意欲把袈裟也替換成水紅色的,無奈遭到了寺中上下的強烈反對,遂作罷。

  為此玄懷大師還特地關照過覺能的少男情結。儘管覺能遇到秦浣紗時已經24了,7年過去早已是中年美大叔。但是畢竟是他的初戀,而且是暗戀,而且還是一個和尚的暗戀,更加難能可貴的還是一個德高望重中年美和尚的暗戀。

  覺能很悲傷,因為那天晚上那個噁心人的黑衣男子說讓他殺的人,正是秦浣紗的未婚夫,蕭別情。

  覺能很悲傷,因為他已經破了很多戒了,除了殺戒,他葷戒也破了,色戒也破了,而且還是跟一個男人破的色戒。。覺能更加悲傷了。

  覺能很悲傷,因為那個引誘他破了色戒的男人,只是為了看他出醜。

  覺能很悲傷,他覺得佛祖可能不要他了。

  於是他決定臨走前再去秦府看一眼,看一眼她的大小姐。

  覺能真的很乖,他真的只看了一眼。以至於沒有看清,秦浣紗正和蕭別情在一起。

  他記得,他被玄懷大師抱入寺中時那無憂無慮的生活,也還記得那該死的東廠毀了他的一生。

  他記得,他一次次為了保存自己微笑著的覺能大師的身份犯下的錯誤,也還記得每次一個人默默的對著佛祖乞求原諒時的懦弱。

  他記得,每年數不清的人想要拜師來少林學藝而且其中不乏少女當然他都拒絕了,也還記得每次收弟子的時候那幫大老爺們是如何喊著要行走江湖的。

  他記得,他少年時,關於江湖的一個夢早已在佛經中漸漸淡了影子,也還記得一批又一批的少林弟子在江湖中除惡揚善,聲名遠颺。

  他記得,佛祖不會原諒破了殺戒的人,也還記得,蕭別情武功高強他就算去了也不一定能殺得了他。

  他記得,秦浣紗很愛蕭別情,也還記得,東廠那個死鬼是不可能輕易放過他的。

  覺能就就這樣糾結著糾結著,走到了一處懸崖邊。

  前文已經說過,覺能確實是一個很矛盾的人。

  他在想,也許自己跳下去,就不會再有這麼多煩惱了吧。

  於是他跳了下去。

  他大概會是少林寺歷史上第一個跳崖而死的和尚了吧,覺能失去意識前這樣想著。

  究竟覺能死了沒有呢?

  覺能確實是一個很矛盾的人。

  因為他知道江湖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

  ——「欲得奇遇,必先跳崖。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更多九陰真經玩家心情盡在九陰真經攻略專區。

0
0
0
1
0
0

超贊

期待

支持

很瞎

翻桌

懷疑
0